小学作文_中学作文_作文素材_作文题材-作文辅导网

假如我变小了

编辑:作文辅导网 | 来源:初二作文

“唉!上课迟到被老师批,考试没考好,回家爸妈就‘混合双打’。想踢足球又没地踢,真是郁闷,要是我有多拉A梦的缩小电筒就好了。变成个小人儿,哪儿都可以当做游乐场,老师找不着我,家长不敢打我,该多好哇!”我手托着头,痴痴地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。

“得了吧,吕扬涵!”筱兰挪揄我,“你要是有多拉A梦的缩小电筒我跟你姓!”

“好哇!要是我有了缩小电筒,你就不能叫筱兰了,得叫吕兰。哈哈,吕兰!”

“要叫我吕兰可以,不过,得等你有了缩小电筒后再叫吧!”筱兰说完,潇洒地一转身,走出了教室。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三天后的晚上,我真的有了!不过不是多拉A梦的缩小电筒,而是一个白胡子老爷爷给我的缩小药丸。

那天我被老师留下来罚抄遍数,天黑后才被放走。

我背着书包走一步,跳两步地走在回家路上。银白色的月光给大地染上了奇异的色彩。拐过一个弯,走进了一条小巷。这条小巷是我很久以前发现的,是一条从学校到家的捷径,很少有人从这里经过。

但今天我发现这条小巷好像与平时不太一样。原来,在小巷旁边多了一个推推车的人。趁着月光,我看见了那个人的面孔——那是一张被胡子所覆盖的老人的脸。白花花、乱蓬蓬的胡子夸张地挂在他嘴上,让看不到他的嘴。他很矮,穿着老式的、土灰色的拖地长袍。现在几乎没有人会穿这样的衣服了。他的推车被一块布盖着,推动时传来玻璃瓶碰撞的声音。

他用浑浊的眼睛瞄了我一下,诡异的目光不由得使我打了一个寒颤。

他顿了顿,然后推着推车向我走来。我的心里一阵紧张。他笑了一下,偌大的白胡子随之抖了一下。他缓缓地对我说:“请问你要缩小药丸吗?”因为白胡子的阻挡,他的声音显得混淆不清,我却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难道、难道你有?”我用打战的牙缝中挤出这句话。说完我就后悔了,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缩小药丸呢?

他的白胡子抖了几抖,我知道,那是他在笑。他说:“如果你想要,我就有。”我继续问他:“我、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?”声音小的如一只蚊子。

他松开推车把手,踮着小步,手背在后面,像背课文似地说道:“您叫吕扬涵,12岁,在英杰学校初一(四)班任语文课代表。同桌叫筱兰,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。——信了没?”他的胡子一抖一抖地把我的情况说得一清二楚,我听得愣住了。他怎么知道我的情况?

但我还是不放松警惕,说:“这算什么?在班主任那儿问一下就知道了,我可不会轻易上当的。”他笑笑,继续说:“那么,你还有一个秘密。”他冲我神秘地笑了笑,“就是你对你的同桌有好感,虽然平时喜欢和她争论,那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。——对吗?”

这下我可是真正的愣住了。这个秘密我谁也没有告诉呀!他怎么知道?!我开始有些相信他的话了。

他盯着我,问道:“您现在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了吗?”我恍恍惚惚地答道:“相、相信了。”我清醒过来:“那么你说的缩小药丸要多少钱呢?我、我没有钱……”我有些窘迫。他走到推车边说:“您是我的第一个顾客,所以您要的东西可以免费赠送。”“这么好?!”我惊叫道,“那我要缩小药丸!”

他微微点点头,从推车中拿出一个装满丸子的小瓶子,在月色下闪着银色的光芒。他把药丸递给我,说:“这是缩小药丸,每吃一颗便可以缩小你现有身体高度的一半。”我兴奋地接过瓶子,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它。我抬起头问:“那我怎么才能变回来?”突然发现,白胡子老爷爷和他的推车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他沉厚的声音在空中飘荡:“到时候到这里来找我!”

我拿着缩小药丸,似梦非梦地回到家。

第二天,我来到学校门口,找个地方悄悄地躲下。我从口袋中拿出小瓶子,倒出一颗银色的小丸子,一口吞了下去。瞬间,我惊奇的发现,我的身体在逐渐减小,直到我身体的一半处才停止。

真是太棒了!

缩小药丸是真的!高兴之余,我又连连吃了几颗药丸,直到身体小的像只刚出生的老鼠后才停下来。我从校门底下的缝中溜进校园,走进校道。到这时我才发现,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——我不应该在校门口就吃缩小药丸的。现在倒好,五十米的校道对我来说就是五百米、五千米!这样跑,不是要累死人嘛!

终归没办法,我还是在校道上迈开脚步,跑了起来。一个上午过去了,我竟然只跑完了这五十米的校道,可从校道到教室还有一大段距离呢!

好在打了午饭铃,我看见了去吃饭的筱兰。

“筱兰!”我跑到筱兰脚边,挥舞着双手,大声叫喊。筱兰没听见,迈开大步往前走去。我只好再次大喊:“筱兰!”筱兰听见了,朝四周看了看,我听见了她“奇怪”的嘀咕声。

“筱兰,我在这儿!”我再次竭尽全力地大喊。顺着声音的来源,她总算看见我了。她蹲下来,捏着我的脑袋(差点断气)往上提,托在了手心里。

“咦,这不是吕扬涵吗?怎么变这么小啦?”她满带讥讽口气地说。

“变小了又怎样?我们可是约定过的哦,只要我缩小了,你就跟我姓的吧?你可不要反悔哦,吕兰。”我用约定的事来反击她。

“是什么东西让你缩小的呀?”她把脸凑近我。

“我得意地从口袋中拿出缩小药丸——因为我缩小了,缩小药丸也缩小了——给她看:“当当当当——缩小药丸!是昨天一个白胡子老爷爷给我的喔!”她白了我一眼,说:“我们只约定你用缩小电筒缩小,可你用的是缩小药丸。所以,约定无效。我还是筱兰,不是吕兰。”我恨恨地说:“狐狸!”她开心的笑了。

吃过饭,筱兰把我带到了教室。

我一出现,就在教室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同学们纷纷朝我涌来,看我像看一个世界仅为一只的珍稀动物。有的捏一下我的胳膊,有的捏一下我的脑袋,疼得我龇牙咧嘴。辛亏筱兰及时制止,否则我早就被同学们像摆弄一个人偶娃娃一样摆弄地不成样子了。

被同学们团团包围,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焦点。我俨然像一个大明星,同学们都是我的崇拜者。

可是好景不长,班主任进来了,同学们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。我向他们挥手告别。筱兰笑嘻嘻地说:“哟哟,你还真以为你是大明星啊!”我没好气地说:“至少你没这魅力!”她用手指头推了我一下,说:“臭美!”

很快,班主任发现我的座位上没人,走过去才看见缩小的我在向她挥手。班主任两千分贝的海豚音立即在教室里回荡。

我和筱兰费尽口舌才让班主任相信我是吃了缩小药丸才变这么小的。毕竟在现在科技发达的社会里,研制出了缩小药丸也不足为奇,更何况事实摆在眼前,班主任不得不相信了。

班主任脸色很难看,哆哆嗦嗦地走回讲台继续上课。我和小李偷笑。

要是在平时,我是绝对不会在班主任的课上三心二意的,因为班主任会冷不丁地走来将你逮住,然后罚你抄遍数。可现在,我变小了,任班主任又千里眼顺风耳也发现不了我。我可以尽情地玩,桌子就是我的游乐场。

我先爬“书山”,到顶后又跳下来,一下子攀在笔袋上。费九牛二虎之力拉开笔袋链子,然后掏出钢笔、铅笔、尺子、胶布、橡皮,摆在桌子上。

我用胶布把钢笔铅笔固定在桌子上,然后将胶布搓成细细的绳子,小心翼翼的系在钢笔铅笔上。这样,就可以在桌子上跳高了!筱兰看着我在桌子上跳来跳去的,我看出了她眼中的羡慕。有了她的羡慕,我玩得更起劲了。

我用小刀切下一小块橡皮擦,将它削圆,这是足球;几块尺子,橡皮一搭,便成了球门,而钢笔铅笔则放在球门前作障碍。我奔跑着踢着足球,极为灵活地闪过、越过障碍物,一个倒挂金钩,球穿过了球门。我不惜大叫一声:“好!”可我只顾为我进了一球而欣喜,却忘了控制音量。我的人虽小,但在教室里,声音反射反射又反射,不一会儿全班人都听见了,纷纷把目光投向我,我又成为了焦点。

班主任看上去很生气,她抬高了音调说:“吕扬涵!你在干什么?别以为缩小了我就那你没办法!”我连忙为自己争辩:“不、不是的,是……是我一不小心撞到书角上了。好、好疼啊!”

全班哄笑。

班主任的音调降下来,语气也温和了些许:“好吧,这次姑且原谅你,如果下次我还发现你上课不专心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说完继续上课。我得意地向筱兰竖起“V”字型手势,筱兰没好气地在纸上写了一句话:“你就笑吧,到时候有你哭的!”我笑嘻嘻地朝她做鬼脸。

下课后,筱兰出去散步,我也就势坐在筱兰肩上出去逛一逛。

路过花坛,我突然有了想法,便对筱兰说:“哎哎,筱兰,把我放下来,我要去花坛里玩玩。”筱兰瞟了我一眼,无奈地叹口气,把我放在一片叶子上,“你就玩吧!巴不得有只老鼠跑过来把你吃了!”筱兰吓唬我。我可是吓大的,当然不怕啦!于是我挺起胸膛,说:“怎么可能?要吃也是我肚子饿了把它给吃了呀!”筱兰笑起来,走开了。

我跳下叶子,朝花坛深处走去。

要是不说,你肯定不知道,缩小的我所看到的花坛是多么地美妙——那些平时看起来弱小的草,现在在我的眼中,就像是一棵棵参天大树,顶天立地;我走在一片浓阴之下——草太过于茂盛,挡住了阳光,偶尔会有几滴露水打在我身上。地面很干燥,还不时拱出几只大得惊人的蚂蚁。“切,这儿哪有什么老鼠呀!”我想。

走了很长的路,我才走过了草丛,进入了花的世界。抬头仰望,只能看见花儿硕大的花柄,上面盛着花瓣。我极为兴奋地攀上花梗,爬上花瓣。我第一次感受到,原来一朵花是这么的高,像跟爬树一样。你可不要笑我,要是你变小了你也会这样觉得的。

我站在花瓣上,允吸着花儿淡淡的清香。我突然感到后面有人,回过头一看,是一个浑身邋遢的男孩,看样子比我小。

他转过了身。

四目相对。

那个男孩飞快的朝我奔来,我预感不妙,连忙爬下花瓣,在花丛中四处逃窜。那个男孩很快就追过来了,他瞄准机会,伸手去捉我;我一个急转弯,向后跑去;他也连忙转弯,手又朝我伸了过来;我慌不择路,跑向了他的脚后跟。哼哼,这下你可就捉不着我了吧!我得意洋洋地想。可不知道是早就想好了还是灵机一动,那个男孩把脚移向前,然后用后脚跟快速朝我撞来。我吃了一惊,连忙向一边滚去。男孩又立即转身,伸手捕捉我——我已是他眼中的猎物!

最终他还是如愿以偿地把我抓住了——因为我实在是跑不动了。从他抓到我的这一刻我尝到了变小的不好受。

他用满是泥土的手捏着我的嘴巴。意思很明显,一是防止我逃走,二是不让我大喊大叫。我就这样一直被他不舒服地捏着,等他松开时我的脸已经肿了。

等那个男孩把我从口袋里拿出来时,已经是深夜了。我发现他用一根绳子绑住了我的腰。

我生气地冲他大吼:“你是谁?!为什么要捉我?你要干什么?”我不住的狂吼,而他却怯怯地不说话。“快点放了我!”我使出全身的气力吼道。

他吓了一下,后来才吞吞吐吐,一脸歉意地说:“对、对不起……我、我叫王强生,我、我是想请你帮个忙……”“什么忙?”见他的道歉很诚恳,我的怒火也渐渐熄灭了。王强生涨红了脸,好久才吐出了这样一句话:“我、我想你去帮我拿点……钱……”

“去哪儿拿?”我感到很奇怪。“超市……”等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,一切的一切我都明白了。“什么?!”我的怒火又熊熊燃起,“你捉我来是要我去帮你偷钱?!我不干!”我意志坚决,是谁也无法动摇的。

王强生带哭腔说:“求求你了,我真的需要钱!”我冷静下来,整理了一下思绪,问他:“你要钱去干什么?”王强生低下了头说:“给妈妈治病!”王强生的语气突然变得强硬,有着很大的决心。“我家里很穷,我还没见过爸爸呢!妈妈也一病不起,家里的钱都给了妈妈治病,我连学费也没得交了……”王强生嘤嘤地哭了起来。

我的同情心一下子泛滥起来,我信誓旦旦地对他说:“想获得钱也可以用正当方法啊!你放心,我一定会想办法赚到钱的!”王强生擦掉泪水问我:“真的吗?”我笑着说:“肯定。”我已经想到办法了,而且是绝对过瘾的办法。

“强生!怎么还不睡觉啊?家里来了同学吗?”

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。我吓了一跳,不由自主想“啊”出来一声时,王强生那对现在的我来说比我脸都大的手紧紧地捂住了我的嘴。

王强生挺抱歉地对我笑笑,小声说:“我妈妈。”我立即明白了,乖乖地闭上嘴,王强生也松开了手。

王强生又大声地对妈妈说:“妈妈!我马上就睡觉。家里没有同学,是我在、我在读课文呐!”隔了一道墙,王妈妈的声音又清晰地传了出来:“好,快睡啊!”“哦。”王强生小声的回了“强生!怎么还不睡觉啊?家里来了同学吗?”

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。我吓了一跳,不由自主想“啊”出来一声时,王强生那对现在的我来说比我脸都大的手紧紧地捂住了我的嘴。

王强生挺抱歉地对我笑笑,小声说:“我妈妈。”我立即明白了,乖乖地闭上嘴,王强生也松开了手。

王强生又大声地对妈妈说:“妈妈!我马上就睡觉。家里没有同学,是我在、我在读课文呐!”隔了一道墙,王妈妈的声音又清晰地传了出来:“好,快睡啊!”“哦。”王强生小声的回了句。

等王妈妈那边没有回应后,王强生才解开我腰上的绳子。我在他家过了一夜。第二天,王强生把我带到了我的教室。句。

一见到我,筱兰立马扑了过来。她极为兴奋地对我说:“吕扬涵,你去哪儿呐?!那天我回来后在花坛里找了半天找不到你,都快急死了!原来你被别人捉走啦,还能看到你活着我心里真高兴!”我白她一眼:“怎么?巴不得我死啊?”她吐吐舌头:“口误!口误!”“对了。”我示意她把耳朵靠过来。我把昨天发生的事和我想的帮助王强生的办法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。“怎么样,愿意帮助王强生吗?”话的最后,我问她。听了我的办法,她显得格外兴奋,不住的用胳膊肘碰我:“不赖嘛!这等办法竟然出自你的脑袋,我看好你哟!”我有些趾高气扬了:“当然了,我是谁呀?”

这天晚上回到家(当然是筱兰帮忙带回家的啦!),爸爸妈妈瞪着鸡蛋大的眼睛像个科学家似的,围着我转了又转,看了又看,死活不肯相信我是他们的儿子。筱兰和我又费了好多口舌,直到我用缩小药丸把一只家猫变成迷你猫后,他们才相信了,啧啧称奇。

今天是星期六。一大早,筱兰就来找我,为的是实行昨天定下的计划。

筱兰笑嘻嘻地从背后拿出一张纸板,上面是她的字迹“帮助一个贫困学生,圆满一个上学的梦。”我也连忙拖出爸爸妈妈昨晚缝制的布交给筱兰带着。我们出发了!

我们先来到了王强生家,向王强生说明了计划,乐得王强生在床上连翻三跟头。然后,他问我:“那要怎样才能缩小呢?”我得意的笑笑:“你看我是怎么缩小的呀?我,可是有缩小药丸的哟!”“原来如此。”王强生低下头,“可是,我害怕我演不好……”我安慰他说,你就把你的感情自然流露出来,想说什么说什么就好了。嗯?”王强生点点头。

等到准备好后,我们浩浩荡荡地出发了。其实也说不上是浩浩荡荡的,因为只有筱兰一个人在路上走,我和王强生都躲在筱兰的口袋里。

筱兰把地点定在了中心广场,因为那儿过往的人多一些。

到了中心广场,筱兰把布展开,上面的我和父母连夜拼战的结果——用红色的闪光纸拼成的几个大字“缩小版真人的心灵倾述”。没错!这就是我的计划,用缩小后的人来述说,一定能吸引更多的人的。

筱兰把纸板放在前面,把布挂在旁边的墙上,然后便坐在那儿等待。

显眼的字一下子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,所以不到一会儿,纸板旁边就围满了人,而人数还在增加!

筱兰见时机到了,便把我们掏出来(一见到我们,人群中便引起了轩然大波!一声接一声的惊叹声又吸引了不少人),放在纸板上,吆喝一声:“现在正式开始!”

我走上前,手里抱着超小型麦克(对我来说还是大了点),说:“大家好。(掌声)我们的这次活动是为了帮助贫困学生王强生的。(掌声)现在请王强生上前说一说。(掌声)”我的心里自然还是有点紧张的,但是看到筱兰这么镇定自若,我便也安下心来。

王强生犹豫了一下,走上前。(掌声,惊呼声)说:“大家好。我、我就是那个请求大家帮助的人。”

“一直以来,我的家庭都陷在没钱的漩涡中。我没有爸爸,所以妈妈一直受到亲戚朋友的瞧不起……妈妈重病缠身,家中仅有的一点积蓄和国家的补助,全部给妈妈治病了。——我说这话并不是想让大家同情我,可怜我。可是我真的已经没有办法了。如果再没有钱,我将会失去学习的资格了,可是,我还憧憬着考上一个好中学,找一个好工作,早点治好妈妈的病呢!”

“为了筹到钱,我跑遍了整个村子,最终还是没有筹齐。我明白,这个村子里的人家都不是富人,他们也有各自的经济困难。于是我又想起了捡垃圾去卖钱。每天放学后,我带着袋子去捡垃圾。同学们知道了,笑我是“垃圾工”,我忍了;有的人故意把我正要捡的垃圾踩在脚下,以此来侮蔑我,我忍了!可是当我把垃圾卖掉时,收垃圾的又看我年纪小,故意给我少算了一笔钱……碰上妈妈病情加重,刚得的钱又换成了药,还欠下了一笔外债……”

“嗯呐……嗯。咳咳!”

“无奈之下,我甚至想去偷钱。多亏了他制止住了(王强生指向我),不然,我就可能沦为小偷了。”

“我实在没有办法了,我实在不想失去我的学业,我想上学,我想上学!”

人群中骚动了一会儿,可是没有人前来捐出一分钱。

“求求大家了……”

还是没人。

“哇!”王强生忍不住,哭了。然后紧紧地抱住我,泪滴如下雨似地落下。

我抬起头,冷冷的盯着这些自以为是的大人。这些大人,有的是公司的老板,也有的是干部,却一致地去怀疑一个可怜孩子的请求。他们、他们还有人性吗?!

有些人被我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,扭过了头。

“你!”筱兰突然猛地站起来,极其愤怒地用手指着人群,“你!你!你们!你们还有没有同情心啊?你们也有孩子,也该明白上学对一个孩子来说是多么重要啊!可是你们一个个,都只会用怀疑的目光来看待,认为这是一场骗局,一场精心策划的大骗局!那你们就不要在这儿待下去了,你们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看一看有什么好戏吗?啊?”

我回头,看见筱兰也哭了,哭的很伤心。我的眼眶也开始湿润。

人群中挤攘了一下,一个梳着童花头的男孩子跑过来,郑重其事地把一块钱放进了捐款箱,然后对我们说:“大哥哥大姐姐,我相信你们!”又挤进了人群之中。

大人们目目相对,似乎是觉得了尴尬。

然后,戏剧化的一幕发生了。前面的大人接踵着在捐款箱里放下钱,然后挤出了人群。

越来越多的人们在捐款箱中投入了他们的爱心。这时我的眼泪才落下来,我感谢那个男孩子,是他感化了大人们的心。

筱兰也快速地擦干眼泪,眼神中闪着兴奋的光芒,还带着一点欣慰。

而王强生则是不停地给人们鞠躬,致谢,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。

好了,万事大吉!我和筱兰相视一笑。

我和筱兰的帮助使王强生筹齐了学费,他能够继续上学了。但我们没想到的是,我的计划捅出了更大的娄子。

在我们表演的时候,不知是谁竟用摄像机摄下了我们表演的全部过程,并传到了网上。一夜之间,关于我们的消息和谬论涌出了千千万万。报刊上,我们成了头条,网络上,随处可见我们的消息。还有人造谣说我们是从小人国来的,或者就是外星人!我们振动了全世界,全世界都在讨论我们!全世界都在寻找我们!一些国际权威的科学家还在电视上说要捉到我们,对我们进行解剖,观察我们的内部情况……

我开始预料到我们的处境很危险时,是筱兰急匆匆地来到我家,后面跟着一大队记者。爸爸连忙关门,暂时挡住了那群疯狂的记者。

“怎么回事啊,筱兰?”我焦急地问筱兰。筱兰大口喘着气,说:“不、不、不好了!有人拍下了我们的样子,现在全世界都在寻找我们。我早上一起来,门、门口全是记者。快逃吧!科学家们还说捉到你们后要对你们进行解剖呢!”“啊?!”听了筱兰的话,我简直不敢相信,缓过神来:“那我们得赶快去找王强生!”

我和筱兰马不停蹄地赶往王强生家。

王强生的母亲躺在床上,看见筱兰,连忙问道:“孩子啊,你们有没有看见我们家强生啊?”我有点疑惑,看向王强生的房间,发现王强生正在窗户上对我们招手,恍然大悟。我暗示了筱兰一下,筱兰也立即明白了,说:“啊啊?王强生在……在、在我的朋友家呢!他说他下午回来的。”然后就嘻嘻地笑,装作要走,一把把王强生抓进兜里。

我们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,向王强生说明了现在的情况,王强生也显得不安起来。

“那该怎么办呢?”王强生急得快哭出来了。筱兰尽量使自己显得镇定,问我:“吕阳涵,快想想办法!你的缩小药丸……对了!”筱兰突然一声惊呼,吓了我们一跳,“吕阳涵,你那缩小药丸是谁给你的?”筱兰的问题一下子使我想起了那个白胡子老爷爷。“有办法了!”我高兴地说:“筱兰,快带我们去一个地方,我给你指路!”筱兰连应:“好!”

筱兰在路上飞快地跑着,我和王强生坐在筱兰的肩上,给她指路。“对,从这儿直走!”我挖空了脑子来回忆走过了几百遍的路,眼看就要到达那条小巷了。“转弯!这儿转弯!”筱兰听着我的话,一个急转弯进了小巷。

虽然是白天,小巷却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。我叫筱兰把我和王强生放下来。“白胡子老爷爷!”我朝着幽深的小巷大喊。没有人回应。我又喊了一遍:“白胡子老爷爷!”

这时身后传来一阵玻璃瓶碰撞的声音。我转过身,是那个白胡子老爷爷!同样夸张的胡子,同样的衣服,同样的推车,白胡子老爷爷就这样谜似的奔波在这个忙碌的世界。

我连忙拉着王强生走过去。“请问。”我对白胡子老爷爷说:“我们怎样才能变回来?”

白胡子老爷爷缓缓地从推车中拿出两个瓶子,“我听说你们的事了。这个瓶子中的是复原药丸,你们只要吃上一粒,就能恢复原状。还有一个瓶子里的是记忆粉,你们只要把药粉洒到空气中,让药粉与空气融合,就可以消除全世界的关于你们的信息了。”筱兰连忙接过瓶子。

“好了,又完成了一项任务,我可以走了。”白胡子老爷爷的胡子一抖一抖地推着推车走向远方,渐渐地就消失不见了。“一个谜一样的人。”筱兰感慨道。“他们以自己的生活方式存在着。”我不禁说道。

“好了。”筱兰说:“让一切都恢复原状吧!”说着,她打开了装着复原药丸的瓶子,倒出了两颗药丸。“一人一颗,吃吧。”她把药丸递给我和王强生。

我们狼吞虎咽地(因为我们缩小了,药丸就显得比我们脑袋还大了。)吃下了复原药丸,王强生还不失时机地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。瞬间,我和王强生恢复了原状,惊喜地看着各自的身体。

“接下来该消除全世界有关我们的信息了,”筱兰轻轻地打开瓶子,一种淡蓝色的气体从瓶子中飘出来,飘向四面八方。“结束了。”筱兰如释重负。“真像一场梦。”我看着淡蓝色气体逐渐消失。“谢谢。”王强生轻轻拍着我的肩膀,“如果不是你们,我可能就上不了学了。”我朝他眨眨眼:“下次可别产生当小偷的念头了哦!”王强生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:“不会了,再也不会了。”

“想起我缩小的事,都可以沦为‘世界第八大奇迹’了!”教室里,我对着同学们夸夸其谈。“切!”同学们的脸上都写着三个字“不可能”。我无奈的朝筱兰笑笑,筱兰略带嘲讽地朝我一笑,我看出了她笑的含义:

“难道你想被解剖吗?”
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