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学作文_中学作文_作文素材_作文题材-作文辅导网

丢在风中的爱情

编辑:作文辅导网 | 来源:爱情故事

每个人生命中总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人,令我们或悲或喜,或者吹不动我们情感的涟漪,又或者荡起波浪后重归平静。

认识路飞的时候,我和许扬过得还很幸福,他有他的工作,我有我的生活,许扬是一个木讷而又温柔的男生,许扬的家不在这座城市,也许是为了我,也许是为了梦想,毕业后他陪我留在了这座让人烦躁的城市。

合肥,虽然没有一线城市的繁华,却也一样的快节奏。干燥的空气中,弥漫着汽车尾气,还总是夹杂着飞扬的尘土,绿化带上覆着厚厚的尘土,好像这座城市不会下雨一样,每天上下班的时间,不算破的公交车上,总是拥挤的没有放脚的地方,到站的时候总是哄的一下,少去好多人,刚找好一个舒适的姿势站好,车上又开始变得没有空隙,每天总会有那么一些人,带着早餐上车,瞬间,车上的便有着各种各样的味道,每日都在这样的环境中努力的活着,变得没了脾气,变得开始烦躁,变得冷漠。

许扬不会对我说甜言蜜语,也不会送我玫瑰花,我室友也曾问我为什么选择的是他,其实我想我也许只是喜欢看他无措时抓头发的表情,也许只是觉得木讷寡言的男生更有安全感,而且我知道我也很普通。

上一次见他是在半个月前,我们虽然在一个城市,见一面竟也这么难,这次是许扬说要回老家一段时间,我去送他,已经很久不见,他依旧是微笑着问我累不累,然后我说“可不可以不走”

我最近一直在做噩梦,快一个星期了,我一直都在害怕,也许是这城市的生活压力太大,也许是自己一个人的无助,我好像变得越来越胆小,听着许扬对我说他很快就回来,我总是怕他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座城市,我也不知为何,只是在车子启动的一刹那,我哭了,我看着带走我的许扬的车,也许是最近的工作太繁重,也许是一直以来的噩梦,在那一瞬间,我觉得前所未有的孤独,无助,我只记得我害怕,后来许扬没有走,他没有说话,我只知道当我把头埋在他脖子的那一瞬间,就好像有了依靠,就好像失水的人抓到浮萍,那一刻,我觉得是了,我生命中的那个人就是他,他是我的依靠,是我在这座城市继续生活下去的支柱。

许扬说他有点事让我先把他的行李送回去,许扬住的是二楼,这所房子里的人大多都是和许扬一样刚刚毕业,在去许扬房子的路上,我碰到路飞的朋友,几个人,只有一个是我认识的,他告诉我他们约好一起出来,路飞也来,路飞我曾经在许扬这里也见过他一面,第一次见路飞觉得他很帅,后来,遇到他,是因为去吃饭时忘记带钱,他帮我化解了尴尬,然后点头之交而已,路飞给我的印象太过于冷漠,也一直记得那双犀利的眼睛,所以害怕见到那个人,所以我加快了脚步,想要避开那个不太讨喜的人,只是这个世界总是事与愿违,刚跑到楼梯口,便和那个我一直想躲的人撞到一起,看到来人,我匆忙落荒而逃,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,有些人不是你想躲就可以躲掉的,他自己也不知道,那一撞,撞出了怎样的结局,撞出了怎样的未来。

来到二楼,要经过一处花圃,房东正在侍弄他的花草,绿色的生命,给这个枯燥的城市带来一抹生机,老伯热情的打着招呼,瞬间让人觉得其实这座城市,没有那么冷漠。

许扬的房间不算大,却很整洁,看到这些,我忽然就有一种家的感觉,好像这座城市也有一个属于我的小小世界,我觉得很平淡却很幸福,幸福离的是那么近,原来一伸手就可以触到天堂,只是当时的自己还没有意识道天堂的另一端是深渊。

我沉浸在许扬为我编织的幸福里,也沉浸在自己为自己编织的美梦里,打扫厨房的我并没有看到刚刚进来的人,一直没有回家关门的习惯,也许正是因为这习惯让我重新了解那个在我心中木讷的男生,那个我幸福的梦。

从厨房出来时,我听到许扬的卧室有声音,我不记得自己在放音乐啊,只是看到的却是一个穿睡袍的女生,“请问你是?”“噢,我是这儿的主人啊,你是谁啊,噢你是许扬请的钟点工吧,刚好,他快回来了,你先去做点饭吧,”说话时的从容不迫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理所应该,我瞬间愣在原地,我听到了幸福破碎的声音,那个以女主人自居的人是谁,为什么我不知道,为什么许扬没告诉过我,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了厨房的,我的脑袋一直在响,我的许扬刚刚还为了我,走下回家的车,怎么可能被判我。

我不知道过了多久,听到门响的时候我也听到许扬在叫我,然后是那个女人的声音,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不是梦,我看到许扬看到她时地惊讶,我愣在原地,等着许扬给我解释,然而没有,我没有看到他手抓头发的无措,没有看到他因为不知如何辩解的脸红,也没有看到怕失去我的焦急紧张,许扬看着我,眼里满是震惊和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,他没有对那个人说我是他女朋友,他什么都没说。

我以为他会跟我解释,其实只要他跟我解释,不管是什么理由我都会相信,我都会相信的,因为你是许扬,所以你说什么我都信,只是没有,什么都没有,我跑出去,我坐在楼梯口,我在等他追我,等他说让我原谅他,可是没有,没有,我觉得我到了世界末日般,我不记得自己怎么下的楼梯,不记得怎么走到我和许扬经常去的公园,不记得在公园里哭了多久,不记得路飞怎么会坐在我旁边的,我记得那晚他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送我回去时听到他张口说,他在之前就见过我和许扬,看到我俩坐在公园吃着雪糕,看到我依偎在许扬的怀里,笑得很幸福,幸福的很刺眼。他说,上帝看到我那么幸福所以嫉妒,所以才让我现在这样。他一直陪我坐到晚上,那一天我才觉得原来伤心的时候有个人陪你,即便什么也不说,也会觉得很温暖。

然后我的生活归入平静,我和许扬的分手很平静,他没有找我,我也没有去看他,就这样,相恋了四年的我们,成了陌生人,后来我一直在想,如果那天许扬没有从车上下来,如果那天我到许扬家顺手把门关起来了,如果那天他下来向我解释,求我原谅他,我和他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局,是不是不会成为陌生人。

我每天都在工作,生命中只剩下工作,路飞偶尔约我出去吃饭,大多都是我在说话,他在我面前还是很冷漠,他说习惯了,我也劝他好好的学着工作,路飞是一个冷漠却也细腻的人,他带我去很多我从来不去的地方,他也会偶尔带我去酒吧,去唱歌,其实他算不上是一个坏人,至少对我,不是。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凡尘有爱 下一篇:带一包好茶回家过年